来自 国际 2019-09-11 02:45 的文章

国际体系的历史演变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①形成背景:拿破仑用战争向欧洲输出革命,欧洲的封建君主非常惧怕,他们联合对抗法国。拿破仑战败。在制裁法国的基础上,战胜的欧洲封建君主们召开了维也纳会议,确定了欧洲的封建统治秩序和国家体系。

  ③主要内容:同盟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防止法国资产阶级革命,而是为了欧洲革命乃至世界革命。维也纳体系恢复欧洲的封建统治,并且把拿破仑统治下已经解放的民族重新置于战胜国的民族压迫之下,这是一种历史的逆流。但是体系作为国际关系的一个转折,它开启了用会议解决国际争端的先河。。

  ①形成背景:一战后列强各国实力对比变化,战胜国要求重新瓜分世界,调整其在欧洲、中东、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统治秩序。

  ①形成背景:二战后西欧各国普遍衰落,唯美国马首是瞻;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头号强国;苏联成为唯一能与美国抗衡的政治军事大国。

  ③主要内容:处置战败国,防止法西斯主义东山再起;重新确立战后欧亚的政治地图;重划法西斯战败国及其被占领地区的疆界;建立联合国。

  ①形成背景:苏联解体,美国霸主地位动摇,西欧、日本崛起,第三世界国家崛起。

  ③主要内容:总趋势走向缓和,但天下并不太平,呈现出缓和与紧张、和平与动荡并存的局面。政治上暂时形成一超多强;经济上呈现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区域经济集团化的趋势。

  展开全部国际体系是国际关系的最高范畴,指由密切联动的各行为主体构成的,具有结构、功能并与环境互动的有机整体,包括国际行为主体、国际力量结构、国际互动规则、国际组织机制及国际主流价值观等。当今国际体系则是近代欧洲主权国家体系全球扩张的结果,西方发达国家在其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当前国际体系演变加快,呈现以下三大特征:

  和平渐进。当前国际体系仍处于冷战结束后的过渡期,由于冷战是以和平方式终结,故新体系的形成必然为一漫长过程。加之全球化导致各国相互依存不断加深,相互核威慑使得大国间战争难以承受,美国依旧占据“唯一超级大国”的特殊地位,使得国际体系演变在总体上呈现和平与渐进的特征。

  全面广泛。一是体系结构的均衡化与多极化。世界主要大国的力量对比朝相对均衡化方向发展,中、俄、印等“新兴大国”纷纷崛起,国际体系的“非西方色彩”有所增加;二是体系行为体的多元化。民族国家的中心地位有所削弱,各种非国家行为体大量涌现,包括政府间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国际非政府组织、国际恐怖组织、国际互联网组织等;三是体系议题的多样化。从传统安全发展到非传统安全,从“高级政治”发展到“低级政治”,全球性与跨国问题地位显著上升,包括反恐、防扩散、民主、能源保障、金融稳定、气候变化、信息安全等诸多议题,内政与外交日益交织互动;四是体系组织载体的改革创新加快。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球性国际组织加快变革,成立了人权理事会与建设和平委员会等,安理会改革须“反映新的力量对比现实”。八国集团与发展中五国对线”机制(“海利根达姆进程”)。地区一体化步伐加快,欧盟、北美自贸区、东盟、非盟、东亚峰会、上合等各种区域合作组织方兴未艾;五是体系“游戏规则”的变化调整加快。多边主义凸显。人权事务上升,“保护责任”确立,传统的国家主权受到侵蚀。内政更易受到国际关注与外来干涉,国家内部治理更强调“良治”与“善治”,国家更需对国际社会负责。发展中国家普遍面临西方发达国家施加的“民主化”压力。气候变化、能源安全、防扩散等酝酿新规则,“全球治理”成为大势所趋。

  深刻复杂。推动当前国际体系加快演变的根源是多极化、全球化与信息化的交织与深化。国际体系的无政府本质虽然不变,但其组织性、规范性与有序性则在不断增强。国际体系演变的深刻复杂性在于:首先,在世界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规律的作用下,老牌大国与新兴大国各方权力、利益与地位面临重组,相关调整与改变势必遭致既得利益一方的抵制与抗拒,演变殊为不易;其次,随着全球化向纵深发展,全球性与跨国问题日益突出,国际关系的内涵与本质发生变化,即以民族主权国家为本位的传统的“国际政治”受到削弱,致力于人类共同利益、强调通过多边合作以实现“全球治理”的“世界政治”不断增强,但传统国际政治的合理性与“惯性”依然极为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