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互联网 2019-09-23 01:41 的文章

中国互联网现状究竟相当于美国哪一年

  我问自己这个问题很久了。我隐隐约约的感到,我们好似正在中国上演了美国互联网的1995 – 1998年的历史,而不是大家所期望的“与世界同步”。我所看到越来越多的现象指向这个结论。其实,这个话题提出的本身就很不严密的,如此复杂的一个问题,如此不均衡的分布,做出统一的结论不可能,所以没有和大家讨论的必要。但是一些细节还是可以注意到的。

  大家讲互联网是一个中国和美国保持同步的一次的机会。因为信息的快速传播,我们有了一种同步的假象:美国大会,小会,

  ,媒体上的概念,当天就可以在中国被关注;硅谷新兴的应用,要不了一个月,我们就有了复制的本土版本;成功的商业模式,同时在迅速被复制。。。最近的blog

  看似一切具备,只欠东风。而这最最重要的东风呢?恰恰是中美互联网的差距,又恰恰是等也等不来的。这东风就是用户。

  2005年的CNNIC报告,中国一周平均每周使用互联网至少1小时的网民有9400万,占总人口的10%以下。美国的互联网用户

  ,经过了15年的发展,总算稳定在了70%左右。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导致的上网用户的绝对的数量,对门户以及流量驱动的网站产生的效果或许和美国一致,(门户网站和美国的同步崛起是个例子),但是更多新兴的网络应用,互联网相对比例就更重要了。比如,社会性软件,如果周围的朋友都不上网,一个人加了朋友,又有什么用处呢?IT圈子里这个比例高很多,所以看一看blog的兴起,大家谈论的话题最热的,还是blog本身。刘勇所说的例子说,在blog和SNS里面的用户,关注的都是Yahoo推出360,而利物浦登顶冠军杯这样的新闻却寻不到踪迹,就可见一斑了。

  新增用户我的朋友开发了网站,问我意见。我说现在的用户基数太小,不足以形成规模。他们告诉我,我们等。等到中国用户达到3个亿的时候,我的网站也就成功了。我却说:千万不要等,在过去的6个月里,

  中国互联网民新增了700万。这迅速增长,新用户超越老用户的时段,恰恰是中国互联网稍纵即逝的黄金时代,是一旦错过,就再也找不回来的确立自己霸主地位最重要的时期,这一点,很像美国95年到98年的互联网历史。

  在中国,这样的神话也在上演。PCHOM

  <李钟伟知道这个诀窍。从2000年开始(未确认)他和电信合作,在上海安装ADSL,安装人员都要当着新用户的面访问一下PCHOME

  还记不记得第一次上网的样子?还记不记得你到知道后退按钮需要多长时间?右键打开新窗口这高深的技巧是你上网几个月后经高人指点才学会的?Google是什么时候听说的?最终搞清楚服务器是什么概念,服务器如何把本地的文件系统转化为URL的地址,又花了几年?做过个人主页吗?是在第一年就会的吗?这些,就是我们的本,也是每年新增的上千万互联网用户的现实。

  新用户的涌入导致互联网的设计要考虑到新的用户,才能有真正大的发展空间。有些事情讲起来像是笑线年Jakob Neilson做的互联网用户调查,美国的用户在1994年的时候,只有10%的用户会拖动右边的滚动条

  ,浏览第一屏看不到的内容,而绝大多数,90%的用户,打开一个网站,就以为看到了全部,而不会线年美国的互联网的现实,从宏观上来说,和当今中国的互联网现实很接近,在中国,在2005年,这个比例不见得比1995年的美国高太多(没有数据支持,我隐约觉得)。

  雅虎起家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网址站。雅虎的流行,是在美国新网民大量涌入的时期;Yahoo!的流行,“疯狂张贴”的广告策略立下了汗马功劳,好似中国的“红桃K”。中国的互联网的现实,就像美国的1995到1998年。有人告诉我,中国会输短消息的人远远大于会用键盘的人。我没有核实数据,但觉得很有可能。3点6亿的手机用户远大于与9400万的互联网用户,基数就大得多。手机上面ABC在一个按键上,而电脑键盘上A为什么和B隔那么远?光在键盘上找到一个字母已经不易,就不要说敲出一个单词;更不要说,中国年纪稍微大些会用拼音的也不是全部。我习惯了盲打

  ,写字反而不习惯了,这正应了一句话:做IT的,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了。更要命的是,周围的人都不是正常的人,我们以为世界就是我们所在的世界,脑子里的想法,设计出来的东西,都是给不正常的人用的。。。这是很危险的。很多非IT出身,甚至对电脑一窍不通的商人,反而能把软件做得很成功。这不是技术的力量,而是对用户和市场了解的力量。中国的互联网是鼠标用户远远大于键盘用户。这个世界很奇妙